小小1宥.

山水之间,山水相逢,山水同舟,日朗风清,山水作伴。

一路向北02

一路向北

 

 

you empty with nothing but dreams
(就这样独留你赤裸地浸在梦想中)
In a world gone shallow in a world gone lean
(在这逐渐流于肤浅的世界里 在这缓慢倾斜的宇宙洪流里)

 

 

抵达布里斯托时,黑夜已悄悄来临。王源按照出发前的计划那样,将网上已经谈论好的住宿地址从背包里掏出,那是一张有些破旧的牛皮纸,上面黑字所写的地方是他所不知道的街区。他需要找一辆出租车。

 

 

司机似乎是个印度人,浓眉大眼。嘴里不停的吐出话,不过口音过重王源听不太懂。只能从中只能捕捉几个像中国啊,韩国啊,日本之类的词语。大概是在问自己是哪里的人吧。看着窗外一颗又一棵的树划过,他的心思不在这。王源并不打算出声,他只是对着反光镜里的司机礼貌微笑,然后转身继续看向窗外。

 

 

“The fareis 30 pounds.”

 

 

王源拿着行李下了车,递钱给司机后顺便说了一句thanks。

 

 

“Welcome to Bristol. “临走前司机留下这么一句这么毫无头脑的话语。

 

 

王源把行李放在身边,站在原地,静静地环视一遍周围。望到的景色是不熟悉的景色偶尔路过的人是不一样皮肤的人。这就是新的开始吧。王源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,他睁眼。勾起嘴唇,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星星。

 

 

如果说此刻开始有个分界点,是把人生分为上半生与下半生。那么王源的上半生就像放久的白开水那样,索然无味也从未有过沸腾的感觉。他期待着,在下半生里能够泛起波澜,哪怕一点点也好。

 

 

街边的白炽灯把地上的每一个方格纹路照的很清晰,王源像玩游戏似的垫着脚走,避免踩到那一条条凹陷下去的平路,而且他乐此不疲。

 

 

终于,他停下脚步。王源面对着这个紧闭的大门,透过旁边的铁栅栏看进去,除了绿莹莹的草地什么也看不清。屋内一片漆黑黑的。王源掏出手机,看了下时间。也才九点啊,难道已经睡了?

 

 

正在他犹豫不决要不要按门铃时,低沉、浑厚、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 

 

“I got a hat just like yous.”

 

 

王源转过身去,路灯下,一个高他半个头的男生正玩味的看着他。他刚准备想脱下帽子,对方就出声。

 

 

“You hold on toit,looks beeter on you.”

 

 

“谢谢。”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,王源脱口而出。突然想起身在异乡,是不一样的语言。怕对方听不懂,然后他又换成英语说道,”thanks”。

 

 

“Roy?”

 

 

“Yeah.”

 

 

“噢,是你啊。”对方喜眉笑眼朝着王源说道。

 

 

“Karry?” 

 

 

“是的。”对方答道。

 

 

贴吧里的找个室友的人,原来就是他。王源感到些许惊讶,虽然知道对方是个华侨,但却不曾想到是一个剑眉星眸、挺鼻薄唇、气宇轩昂的男子,是这般好看的人。

 

 

见到对方一直盯着自己,Karry对着王源又是一笑,走到门那就从牛仔衣口袋中拿出钥匙,然后一边开门一边打趣道:“有没有人说过……”

 

 

王源回过神,意识到刚才自己的失礼。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,然后垂着眼盯着脚下的石砖,脚尖在那不停摩擦着,似乎在等待对方的下一句话。

 

 

Karry走到王源身边,侧头对着王源的耳朵放小声音的念道:“你的眼睛很好看。”

 

 

微热的气息爬上王源的脸蛋,Karry侧身拉着他身旁的行李箱,走进小院,“好像里边住着星星那样!”他继续说道。

 

 

灯光啪啪的被打开时,王源有点不敢相信自己一个月只需交200磅就可以在这里生活。跟想象中一样,不论是看起来很温馨的客厅还是整齐无杂乱的厨房。一眼扫去,王源觉得很满意。

 

 

“要喝点咖啡吗?”Karry走到电视机旁边壁柜那,然后打开柜子,拿出两包速溶咖啡袋。

 

 

王源急忙摆手,回道:“不用了,我怕等会睡不着。”

 

 

对方扑哧一声,又笑了。“我不信这些,就算一天喝上三四杯。躺床上不过十分钟我就可以睡着了。”他伸手又拿了个杯子,然后把咖啡粉撕开倒进去。

 

 

“那你很强啊。”王源坐到沙发上,然后打了个懒腰。顿了顿,他自己说道,“我中文名叫王源,你可以叫我这个,比较有熟悉感。”

 

 

“王源儿?”对方重复了一遍,“挺好听的。”

 

 

王源刚想纠正没有后边儿化音,然后手机声突兀的就响起来,Karry拿起被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直接接通。

 

 

“行,在哪?”

 

 

“好,那我带个人。”

 

 

“可以,等会见。”

 

 

“有事吗?”王源小心翼翼问道,怕自己给对方带来麻烦似的。

 

 

Karry直接拉起王源的手,兴奋说道:“好事,走,你第一次来这个地方。带你去看点好看的。”

 

 

“你的咖啡?”

 

 

“不着急这一会。”

 

 

关了灯,又锁上门。王俊凯推拉着王源坐上门口停着的黑色摩托车。他给王源递了个黑色头盔,然后自己戴上白色头盔。

 

 

“以前国内试过飙车吗?”Karry问道。

 

 

王源摇摇头,想着对方看不见自己的动作,又出声:“没有。”

 

 

像是预料到这个结果,Karry跨个腿坐上车,然后拍着后坐。

 

 

“那你这一次得享受享受了。”他笑了笑,“很爽的感觉。”

 

 

一路狂飙,Karry就是个大骗子。王源感觉自己胃里的东西在各种翻腾,第一次坐这么快的车,怪难受的。不过好在身边阵阵风袭来,带着点karry身上的淡雅味,难受的感觉才缓了那么一点点。王源坐在后边,像个好奇宝宝。他伸出手想要感受风,然后他确实也这么做了。

 

 

风在手指间穿过,确实有点爽,他在心里自己嘀咕着。

 

 

在路边等Karry停车的时候,身后酒吧吵闹的声音就传来。王源皱着眉头,他不是很喜欢这种地方。所以这一次应该算他第一次踏入这样的地方。

 

 

停好车的Karry一走过来手就贴上了王源的眉头。他温声问道:“很讨厌吗?”

 

 

人生总得有新的尝试,王源安慰着自己,然后压着心底的一丝不快,放松了眉头,弯着眼睛就对对方笑着说:“没事,应该会很好玩吧。”

 

 

Karry露出虎牙,挽着王源的脖子很亲密似的就走向酒吧。路过门口时,似乎看到了熟人。他打了几声招呼。王源望过去,是金发碧眼的老外。

 

 

“你朋友吗?”他问道。

 

 

“酒友。”Karry回道。

 

 

走进酒吧,和想象中不一样。音响里放的是不知名抒情音乐,如果酒少点,可能会是个咖啡厅。王源评价道。

 

 

“这里!老王!”酒吧柜台那边有人大肆挥着手,不停的叫唤着。 

 

 

Karry拉着王源的小手臂,走了过去。“嘿!这王源。”Karry向着坐着的男子介绍道,王源顺眼望去,这个男子也是个华人,不过相比于Karry来说,他相貌平平。王源点头示意。

 

 

“这祁逸,我从小到大的死党。”Karry向王源介绍道,对方也是回一个微笑给王源。

 

 

Karry跻身过去拍拍祁逸的肩膀,语气带着看热闹的嫌疑,他问:“怎么样?”

 

 

“我看悬,大小姐要求那么高。”祁逸咯咯咯的笑着。

 

 

王源不知道他们说的大小姐是谁,搞不清楚状况就看着Karry露出疑惑的表情。Karry笑笑没说话,转身向吧台的白皮肤矮个子金发女讲了几句,然后对方笑着锤了他的胸口一把,然后给他调了杯白色的酒,还加了些装饰。Karry向白发女笑着讲了什么,距离很远王源听不清。不过一会他就走过来拿着酒递给王源,“椰林飘香。”他介绍道。

 

 

“我不太能喝酒。”

 

 

“喝喝看,有惊喜!”Karry执意要拿着给王源,王源耸耸肩,好吧,人生总要有新尝试,他再次安慰道自己。

 

 

白色王源接下轻微抿了一口,浓重的椰奶味袭来还带着微微的酒味。

 

 

“The next song is for the girlI like.”王源转身才发现这里有个呈半圆状的舞台,上边一个金色头发扎着小辫子的男生正拿着麦。

 

 

中国人的习惯,凑热闹。骨子里的八卦让他好奇接下来该发生的故事。然而熟悉的前奏让他脑子瞬间清醒,奥老天他爱死这首歌了。《Can't Take My Eyes Off You》。

 

 

他激动的望向Karry,毕竟对方是自己现在唯一熟悉点的人。然后意外的对方似乎也是激动的望向自己。四目相对,相视而笑。Karry走近他,把他手中的酒放在祁远旁边就拉着他走向略靠舞台进的位置。

 

 

“You'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.”

 

 

“Can't take my eyes off you  .”

 

 

舞台上的声音细细道来,不似原唱的带有激情,但是也别有一番味道。歌曲本身就富有活力,气氛瞬间被带动起来。王源情不自禁的一边点着头一边跟着唱。

 

 

“ I love you baby and if it's quite all right.”歌曲的高潮,他看到有好多人也兴奋的站了起来然后大声跟着唱,跟着音乐打着节拍。然后渐渐的好像每个人都找到一个伴,互相对唱着歌词。王源突然想起了Karry,于是转身才注意到那人不在身边。他左顾右盼。

 

 

“干嘛呢? 对方拍了王源的肩膀,出声道。

 

“你刚刚去哪了?”王源问道。

 

 

“就在你身边啊。”karry回道。看到对方有一丝不愉快,他伸出手摸了摸对方的头发又安抚道,“是你太激动了,你看看你现在的位置离刚刚的位置有多远。”

 

 

王源望着Karry眨眨眼睛,似乎说着我才不相信。继而他扭头去看,嗯大概也就三四米而已,也…..不是很远。然后他心虚的嗯了一声。

 

 

“And I thank God I'm alive.”Karry低声哼了一句。然后只是一瞬,他好像自嘲了一下。不过一会,他又扯出笑容问向王源,“这首歌,你为什么喜欢啊?”

 

 

“节奏轻快,歌词浪漫。大概是这样吧。”王源想了想然后说道。

 

 

Karry点着头,顺着他的意思补充道:“让人感觉很美好呢。”

 

 

歌曲在不知不觉接近尾声,台上的小辫金发男跳下舞台,然后拿着身边兄弟伙早已准备好的玫瑰花,走向坐在沙发上的黑裙女子。女子好像习惯成自然了,不动声色的翘着二郎腿继续喝着杯里的酒。

 

 

“I want to talk to you. Jessica.”见女子动作还未停下,小辫金发男继续说道,“You're the most beautiful woman I've ever seen,and I'm infatuated with you. ”他递上玫瑰,然后咬着上唇。“I…..”

 

 

他刚想说下去,女子清冷的声音直接说道:“I'm not attracted to you.”女子甩了下发尾染粉的头发,然后指向王源,“He is my type.”

 

 

周围发出wow的一声,大家伙的眼神望向了这个被指到的人。像看猴一样,王源心里有些不舒服,他退到Karry旁边,轻声问道:“你认识她吗?”

 

 

Karry回道:“就是我们刚说的那个‘大小姐’”。片刻,他用单手搂着王源的腰,往自己身上一提,对着女子好似有些歉意的又说道,“Sorry,he's my boyfriend.”

 
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