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1宥.

山水之间,山水相逢,山水同舟,日朗风清,山水作伴。

一路向北01

一路向北

 

 

There’s a rhythm in rush these days
(在这些日子里 有一段音韵不断地在脑海缭绕)
Where the lights don
’t moveand the colors don’t fade

(悄悄倾诉着远方有一个永昼的缤纷天地)

 

 

如果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年,最后半年,最后一个月,最后一周,甚至最后一天,你要做些什么?

 

 

午后的阳光依旧很刺眼,王源刚踏出医院一步,就被阳光射的睁不开眼睛。他急急忙忙退回阴影处,避免紫外线的直射。

 

 

今天忘记戴帽子出门了,他独自懊悔着。不想麻烦女朋友浪费时间为了送帽子跑这么一趟。于是王源在医院缴费大厅里随便找了个位置,就坐了下来。

 

 

他要理一下大脑了,处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。

 

 

就在刚刚不久前,他被确定了胃癌。

 

 

王源瞥了下嘴巴,暗暗在心里抱怨着老天爷对他太不公平了。这得多么差的运气。随后他又开始怀疑他整个人生是不是个悲剧的诞生。

 

 

一个从小父母双双遗弃,深秋的夜晚被院长妈妈捡回福利院。在福利院挨打受气,被别的小朋友欺负。可是能怎么办。他确实很弱小,没什么力量去对抗早已在福利院待久深知人情世故的其他孩子们。从小就对紫外线过敏,同样的童年,别人在阳光下快乐奔跑,互相追逐。王源只能躲在暗处远远羡慕。自己只能在夜晚出去透透气,然而小院的夜晚总会有害怕的声音一阵阵的传来,使得王源紧张害怕,不敢面对。只有偶尔躲在阁楼的小屋里,透过略脏的玻璃望着窗外的明月,双手合璧着,然后祈祷未来是美好的。

 

 

脑子里浑浑噩噩,王源又想起曾经有那么个比自己打大一点高一点的小朋友,曾在别的小朋友欺负自己的时候保护自己。虽然那只是个极短的岁月,但它却是真真确确发生过的,深深的被记在脑海里的身影。他的名字…..王源双手着自己的毛发,想要从脑海中搜寻对方的名称…...可是王源无能为力,想不起来就是想不起来。

 

 

女朋友是高中交的,对方主动追的王源。王源是个闷性格,对方主动了那自己也就答应了。想起女朋友,她好像是班里的班花,家里是小康家庭。大学毕业后见过父母,对方父母对自己的身份好像不是很满意,王源清楚记得,对方鼻子一哼冷冷一瞥的眼神,那高傲的姿态,以及对自己的不屑。想到这里,王源鼻子一酸。

 

 

不应该再耽误人家小姑娘了。王源想着然后从裤兜里掏出手机,发了条短信。

 

 

【梁倩,我们分手吧。】

 

 

发送成功!手机提醒道。

 

 

王源拿起手里的病历单又看了一眼,好像要把它盯出洞才罢休似的。过会,手机忽忽的震动着,王源拿出大学毕业后一直用到现在的手机。

 

 

【好。】

 

 

收到梁倩的回复后,一种奇妙的感觉从心底蔓延到喉咙处。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悄悄改变。

 

 

一阵阵凉风从医院门口递进来,王源站起身,拍了怕坐得有些发麻的大腿,向门口走去。

 

 

风呼呼的刮着,刚刚还晴空万里现在已经乌云压城。看来老天还是有点人情,王源开心的想着,步伐匆忙的向着自己的出租屋走去。

 

 

真是太幸运了!王源想。这不刚刚一踏进门,随后这大雨就开始寸点大的降落,不一会瓢泼大雨才随之而来。自己居然没有被淋到一点,真是个好运气。

 

 

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,计划一下最后的日子吧。他想。反正一切都要得来,不必怕。

 

 

打开了笔记本,王源用着细长的手指在输入框内输入“人生必须做的几件事情”,拿出床头柜上的笔记本和笔,看着屏幕里的答案,然后开始慢慢筛选。

 

1、买几张彩票——碰碰运气

2、倾听大自然的声音

3、与一个陌生人攀谈

4、向自己的极限进行一次挑战

5、深情热烈地爱一次

6、一个人去旅行

7、参加一次游行狂欢活动

8、学会不同种乐器

9、在陌生环境中用自己的谋生技艺生存一段时间

10、约个伴,在远离人烟的旷野露宿

11、每天记录生活几分钟

12、做个“白日梦” 并且实现它

13、看一次日出日落的壮丽景观

14、尝尽美食

15、珍藏一件凝聚情感的物品

16、写下遗嘱,死后捐献有用的器官

 

 

大约十几分钟,才选好了几条看起来不错的建议。

 

晚饭只是随便煮了吨泡面后,王源就开始收拾出租屋,想着过一久给女房主退房,并且感谢她一直以来照顾。

 

 

嗯,他在思考。想着一个行李箱和一个背包到底能装多少东西,想着到底要带点什么东西才好不耽误。最后的最后他只装了几件常用衣服,为了保持冷暖。笔记本电脑,为了保持与世界沟通。还有钱包银行卡什么的,为了……为了生活。

 

 

睡前,手机再次发了条短信给老板,说了辞职原因,然后关了机。静静躺在床上,慢慢入眠。

 

 

这天一大清早,女房主人也如往常一样准备出来跑操,王源算好了时间。乘着太阳还没有升起,给女房主人归还钥匙,粗略提了下以后的打算,然后拥抱了她。

 

 

临走前,女房主人摸着王源的头说:“王源,你值得更好的。”然后又补充道,“哪怕你现在一无所有。”

 

 

英国的签证是好几个月前搞定的,当时去那里仅仅是为了工作。本来只是短短几日,一个不小心就搞成半年的签证。还因此和梁倩吵了一番,被骂花钱不过脑。现在想想,也算是因祸得福吧。


在飞去布里斯托的途中,王源戴着帽子口罩,全身武装,只露出一双又大又明亮的眼睛。他突然想起前一久《人生清单》里边的一句话,“人生有一种艰难是从舍弃无比熟悉的生活,重新开始。”

 

 

那他应该也值得被鼓舞吧,王源闭上眼睛,双耳塞上耳机。

 

 

对于余生,他已经做好准备了。



评论(2)

热度(26)